股资源-股票学习站-学炒股-股票课程-炒股教程-分析选股指标-入门基础知识

 找回密码
 注册账号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付费:互联网知识经济的兴起 方军 互联网知识付费的首部作品

     
        [-----复制链接-----]

    6万

    主题

    6万

    帖子

    3

    精华

    积分
    6728
    发表于 2020-4-15 03:03:58 | 显示全部楼层
    搜更多课程: 搜狗 百度 必应
    【资料名称】:付费:互联网知识经济的兴起
    【资料描述】:

    041500223492.jpg

    041500223492.jpg
      编辑推荐
      关于互联网知识付费的首部作品
      知识工作正在被重塑,知识经济正在开启互联网时代下半场
      为你展现互联网知识经济全景大图,解读新物种的前世今生
      内容简介
      一个产业解读
      三个分析工具
      一组知识卡片
      书是*早的知识载体,已有2000多年的付费历史,随着移动互联网的普及,新的知识经济在今天爆发,知识的创造者和传播者从书后走到了书前,互联网知识经济正在拉开帷幕。知识的内容本身没有发生变化,而载体、结构、产品形态、用户关系均已被重塑。将知识作为一个产品,它需要一套产品思维和方法论。本书给出了一个跨界新兴产业的全面解读,以丰富的行业实战探索、大量的案例调研、严谨的理论研究,通过知识经济商业画布工具和前沿思考,让知识经济的参与者和用户更好地看清浪潮趋势、生态全局和精致细节,更好地理解互联网知识经济的逻辑和模式。
      关于知识,互联网带来的不只是经济变化,也事关知识的创造、传播以及我们每个个体的精神生活。25年前,德鲁克说:“称我们的社会为知识社会,可能为时过早(而且肯定太放肆)。”现在,称我们所处的是互联网知识社会也可能太放肆,但我们不应该去拥抱这个新兴的跨界产业吗?
      作者简介
      方军,资深互联网人、知识专家,跨界于技术、管理与内容。曾任创业邦执行总裁、现代传播集团CTO,有超过15年的互联网与知识产业从业经验,著有《创意,未来的工作方式》(2016年出版)。
      目录
      版权信息
      推荐语
      前言 面向个人的互联网知识经济
      第一篇 知识经济
      第一章 互联网知识经济元年
      中国创新:互联网知识经济的起点
      互联网知识平台:知识经济与知识社会的引擎
      媒体、内容和教育:信息与知识的三种形式在融合
      知识经济与知识社会的互联网指南
      第二章 当我们说互联网知识经济时,我们在说什么
      互联网知识经济的三种业务形态:媒体、内容和教育
      互联网知识经济的四个要素:品牌、内容生产、社群和平台技术
      互联网知识经济的商业模式:产品模式与收入模式
      互联网知识经济中的个体:知识极客与知识消费者
      第二篇 个人知识产品
      第三章 重新理解知识
      知识的历程:从“存在”到“实干”
      面向个人的知识产品与服务
      音乐:一种特殊知识产品的演变
      场景知识:面向个人提供知识产品与服务的前提
      第四章 新的知识产品形态
      热闹的媒体与新媒体:互联网知识经济的母体
      新知识产品形态之一:直接售卖内容
      付费年度订阅专栏:关键的产品模式创新
      新知识产品形态之二:教育产品创新
      五个新型教育产品:线下大课、一对一线下面谈、在线讲座、线上训练营与软件辅助课程
      新知识产品形态之三:社群化学习
      两个社群创新:WorkFace与碳9学社
      第五章 知识产品矩阵:产品与服务设计工具
      知识付费:什么知识?什么形式?什么效果
      知识产品矩阵:分析知识产品与服务的工具
      附录5A 知识付费:谁在付费?为什么付费
      第三篇 知识平台
      第六章 知识平台的四个角色
      互联网知识平台的原型:亚马逊、谷歌、维基百科
      平台角色之一:产品化——把知识转化为产品与服务
      产品关键问题:产品形态是什么?产品价值是什么
      平台角色之二:格式化——创造新格式或将新格式发扬光大
      产品化与格式化都需要关注核心价值单元
      平台角色之三:工具化——将知识转化为工具
      平台角色之四:商业化——创造价值、分配价值、获取价值
      第七章 知识商业画布
      要回答的问题:我的业务逻辑是什么
      知识商业画布与传统媒体机构
      知识商业画布与新媒体机构
      知识商业画布与平台
      第八章 知识经济的商业模式
      通过四组对比理解知识经济的商业模式
      知识产品与服务提供商的收入模式:卖广告、卖货、卖知识
      知识平台的主要收入模式:广告、交易佣金、增值服务
      附录8A 从媒体生意到内容生意
      第四篇 知识个体
      第九章 知识极客与知识匠人:五种知识生产者
      知识原创者:塔尖的少数人
      知识传播者:知识经济的主流人群
      知识产品经理:管理商品与构建系统的人
      知识经纪人:实现商业价值的人
      知识价值领袖:关注社会价值与商业价值的人
      互联网知识经济的未来:平台和匠人个体共存的时代
      第十章 如何做一个精明的知识消费者
      知识消费与商品消费的差别
      我的知识之屋的支柱是什么
      通过知识框架去对抗碎片化
      通过“输出”学习,通过“使用”学习
      通过分享与交流学习:针对性知识的价值最高
      第十一章 知识的工具化:知识消费者的个人目标
      弱理念、强实践的工具:商业模式画布与清单
      强理念、强实践的工具:敏捷和精益软件开发
      更大规模的工具:丰田生产方式与精益体系
      可视化:如何把工具投入实际使用
      第五篇 知识产品方法论
      第十二章 创造知识的完美半成品:优衣库和苹果公司的启示
      优衣库卖给我们的是什么
      如何把知识注入产品
      苹果卖给我们的iPhone究竟是什么
      苹果的产品:“完美的半成品”
      优秀的产品本质上是“完美的半成品”
      知识产品如何做成“完美的半成品”
      第十三章 营造有意义的压力环境:商学院的启示
      商学院提供的服务究竟是什么
      对商学院教育的两个攻击
      为什么都选择了高压力
      最高等级的知识服务应该创造高压力
      第十四章 方法论而非结论:麦肯锡的启示
      咨询公司麦肯锡卖给我们的是什么
      咨询公司卖给我们的服务可能是“方法论”
      为什么方法论重要,结论不重要
      第十五章 协作更好:维基百科的启示
      两个特别的知识产品公司:谷歌和维基百科
      谷歌和维基百科的产品:全球知识体
      维基百科的知识创造方法论:如何大规模协作
      Linux背后的协同方法论
      结语 知识互联网的未来
      媒体评论
      书是*早的知识载体,已有2000多年的付费历史。而新的知识经济在今天爆发,可能是因为随着社会网络的真正普及,创造知识的人群从书后走到了书前,直接在众人面前亮相了。遗憾“豆瓣时间”在这本书定稿之后面世,但新的知识经济会在方军给出的2017年年初时间截图之后,以疯狂的速度进化。我们不知道它会落在时间的哪里,但我非常好奇将来它会怎样与书相处。
      ——阿北,豆瓣创始人、CEO
      作为知识服务者背后的技术支撑者,我们看到了互联网知识付费市场背后巨大的潜能和发展势头。
      ——鲍春健,小鹅通创始人、CEO
      对于迅猛崛起的互联网知识经济,能在热闹背后看出门道的专家本就不多,像方军这样能跨界技术、内容和管理,能把思想理念和方法工具贯通者则少之又少,读过此书你当知我所言非虚。
      ——程三国,百道网董事长、《中国图书商报》创始人
      未来,内容付费、知识付费是否真的大有可为?我想方军的这本《付费:互联网知识经济的兴起》有你想找的答案。
      ——范卫锋,高樟资本创始合伙人、新媒体领域知名投资人
      本书描绘了面向个人的知识经济全景,知识经济必将改变所有人的学习,它会对企业组织的学习产生影响。我在中国银联支付学院也提出,我们要成为个人以及组织认知升级的知识服务提供商。
      ——付伟,中国银联支付学院院长
      “知识付费”是这两年的新潮词汇。说实在的,这是个辛苦活,要有持续的内容生产能力,要不停地打磨产品,要有好的平台,要像辛勤的农民一样天天出工。方军的这本书,可以帮你洞察知识付费的内在逻辑,值得大家认真阅读。
      ——贺志刚,知名媒体人、创新地图文化公司CEO
      互联网从免费模式走到付费模式,方军以其深刻的洞察,揭示了这背后的逻辑,以及付费模式所代表的互联网知识经济的本质。
      ——洪波(Keso),知名独立互联网评论人
      相对于那个被印刷术统治的知识的黄金时代而言,现在是内容的黄金时代,而它擅长把自己伪装为知识。对于用户而言,他们需要付费的是内容,而不是知识,他们为内容生产者对于知识的再次阐释进行付费。
      ——胡泳,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
      知识付费是个新物种,方军这本书*一次提供了全面的知识经济框架。
      ——姬十三,果壳网CEO、分答创始人
      既是IT男又是文匠的方军绝对是左右脑同时开弓,他以丰富的行业实战探索、大量的案例调研、严谨的理论研究,通过知识经济商业画布工具和前沿思考,让我们更好地看清互联网知识经济的浪潮趋势、生态全局和精致细节,更好地理解互联网知识经济的逻辑和模式。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他也是如此,不是简单地教你一招一式,而是走过人山越过人海的深邃心经。
      ——柯洲,笔记侠创始人、CEO
      在2016年开始研究知识服务时,我就和方军有过很多交流,他在知识服务领域做了大量的深入思考和分析。现在他把观察总结成这本书,这是对正在发生的波澜壮阔的新媒体和知识服务产业*前沿的阐述,每个对知识经济感兴趣的朋友都应该读一读。
      ——李剑威,真格基金合伙人、罗辑思维/得到App投资人
      小额、细分、高频的知识付费现象,是在互联网信息总量变化及用户消费升级需求两大趋势推动下诞生的,未来数年内将渐成主流。方军的新作试图为我们全景展示知识付费的来龙去脉,非常及时,值得每一个内容创业者乃至传媒从业者研读。
      ——李劳,创业邦总编辑
      和所有简单粗暴的概括一样,“内容付费”这个词遮蔽了它背后发生的更深刻的变化:比如用户对服务和体验的需求已经超过了对单纯产品本身的需求;比如过往人类知识在移动时代的重组;比如人们对时间的感知和使用习惯的变化……
      ——李翔,知名媒体人、“李翔商业内参”出品人
      五年后,传统企业将消失,未来只会剩下一类企业:新经济公司。知识在新经济时代将越来越重要。
      ——李志刚,“新经济100人”创始人
      知识付费融合了教育、媒体和出版等多个板块,有了智能手机和新媒体工具的加持,这个市场正在以更快的速度被打开,越来越多的公司和团队正在进入这个行业,每个专业人士都有机会成为知识付费这个巨大市场的知识提供者和服务者。未来,知识的获取会变得更加便捷,知识的形态将越来越丰富,人的价值将有机会得到更多释放。方军这本书,为知识服务产业拉开了一个序幕。
      ——林少,“十点读书”创始人
      让天下有识之士通过知识直接变现,让天下求知之人通过知识自我提升,这是知识付费浪潮之下*简单*美妙的逻辑。方军敏锐地把握时代的脉搏,首次系统地建立了知识付费的理论框架,描摹出知识付费的业务图谱,既将造福于知识生产者,也将有益于广大求知人。
      ——龙兵华,腾讯科技中心总监、企鹅智酷发起人
      知识付费的浪潮袭来,乃是这个社会的集体潜意识机制在发挥作用,驱动着一群知识战士,如同任何一个时代的探险家一样,一起出发去求得一种符合未来需要的全新格式。我们的后辈将在新的格式系统里接触、学习、吸收、运用以及创造知识。这不亚于一次启蒙运动,它也以无法回避的商业形式来表达。方军是这场新知识运动里的观念旗手。
      ——潘剑峰(Laopan),中国创业者社群WorkFace创始人
      知识服务正在成为一个跨界的新兴产业。每一个产业的爆发,都会产生具有全行业号召力的产业观察家,方军就是知识服务产业的第*位观察家。
      ——脱不花,罗辑思维、得到App联合创始人、CEO
      互联网内容走向收费,并不是一种趋势性的“反动”,而是与新的消费阶层崛起密切相关。它虽然不会彻底颠覆免费内容,但依然是不容小觑的一种观念红利。
      ——魏武挥,天奇阿米巴创投基金投资合伙人
      这是一个互联网知识经济时代。知识的内容本身没有发生变化,而载体、结构、产品形态、用户关系均已被再造。将知识作为一个产品,它需要一套产品思维和方法论,本书给出了一个产业解读、三个分析工具、一组知识卡片。向你推荐本书。
      ——吴晓波,著名财经作家,吴晓波频道创始人
      让天下没有难赚钱的好内容,应该就是这一轮知识付费经济的梦想。
      ——徐达内,新榜创始人、CEO
      知识付费大潮已来,在移动互联时代,音频是非常重要的付费内容承载形式。方军对知识付费有深刻洞察和思考,推荐阅读《付费:互联网知识经济的兴起》这本书。
      ——余建军,喜马拉雅FM联合创始人,联席CEO
      把知识变成商品,这是一条很长的赛道,知乎正在知识市场实践的路上,每天都要面临很多未知问题,方军新书激发了我阅读的乐趣,也引发了我很多思考。
      ——周源,知乎创始人、CEO
      前言
      前言 面向个人的互联网知识经济
      通常认为,管理大师彼得·德鲁克最早提出了“知识经济”与“知识工作者”的概念。在1992年出版的《后资本主义社会》中,他进一步提出,知识从“存在”变成了“实干”,从个人利益变成了公共利益。书中,他说出了那句名言“知识是今天唯一有意义的资源”,这句话的力量不亚于弗兰西斯·培根所说的“知识就是力量”。
      德鲁克把知识的应用分成了三个阶段:从1750年开始的第一阶段,知识被应用于生产工具、生产过程和产品,从而创造了工业革命;从1880年开始的第二阶段,知识被应用于工作,从而引发了生产力革命;从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的第三阶段,知识被应用于知识本身,从而产生了管理革命。德鲁克关注的是管理,在他看来,提供知识以找到应用现有知识创造效益的最佳方法,就是管理。
      “以知识为基础的经济”这一观念后来热门多年,但基本上没有离开德鲁克所界定的概念。在我看来,后来最关键的补充来自日本管理学者野中郁次郎,在1995年出版的《创造知识的企业》中,他指出了暗默知识和形式知识之间相互转换的知识创造的螺旋过程。他也把企业看成创造知识的组织,他从企业视角出发说,“最有价值的知识不是从别人那里获得的,而是我们自己创造的”。
      虽然知识经济常与信息经济一起讨论,但不管是德鲁克还是很多后续探讨这个议题的人,都没有真正赶上之后25年互联网的高速发展,我们因而看到对于知识经济的论述很多是停留在互联网之前。互联网的前身阿帕网被创造出来的部分原因,是科学界为了进行学术知识与信息的交流。现在,互联网已经成为全球信息与知识的存储、交换和创造的载体,它超越了德鲁克和野中郁次郎所说的组织,成为知识的栖息地。自互联网商业化以来,人们用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来改变媒体、改变零售、改变社交、改变服务交易,人们也在设想着虚拟现实和人工智能带来的未来,但知识似乎从未成为互联网产业的热点。直到2016年,突然间一个转折点出现,知识成了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准确地说,互联网成了知识传递与交换之地。这是互联网、万维网(www)被创立之初人们的梦想。
      在中国,收费知识产品与服务等突然间掀起一波大浪潮。更特别的是,中国似乎成为互联网知识产品的创新之地,部分原因是,过去在中国市场没有足够多和足够好的知识产品供应,我们作为消费者也没有形成很固定的知识产品消费习惯。在原来知识产权保护到位、内容与教育形式丰富、专业知识服务丰富的美国等市场,反而可能呈现一种所谓“发达社会的诅咒”的状态,不易出现相关的创新。在中国,移动互联网、移动社交和自媒体的高速发展,使得新形态的知识产品与服务更容易涌现出来。
      围绕互联网上信息和知识的新现象出现了大量的新观念,比如直接对产品的界定称为“收费知识产品”“付费内容”;比如创造的新概念如“认知革命”“时间战场”,又如延续和扩展之前的概念如“认知盈余”“知识分享经济”,或者强调投资价值的“IP”概念等。从生产者角度出发称为“知识服务”,自称是“知识服务商”;从平台角度出发称为“知识市场”;从行业角度出发称为“知识变现”“知识付费”“内容电商”“知识电商”;从个人角度出发强调新消费与学习方式,提出“知识消费升级”“文化消费升级”等。当然,我们也可以从商业角度进行很直白的思考:知识售卖行不行?知识大规模售卖行不行?未来是否会出现大体量的互联网知识公司?
      我们更想称这波浪潮为“互联网知识经济”。我们认为,对于互联网给知识带来的未来可能性还在开启的过程中,我们可能会进入一个互联网上的基于知识的经济,也就是互联网知识经济。其中发生关键变化的不是知识,而是经济;不是知识,而是产品、服务和平台。
      这一波互联网知识经济的创新,主要发生在面向个人的知识产品与服务,互联网平台和知识明星是推动变革的力量。如果从既有领域看,我们看到的是信息与知识的三种主要业务形态——媒体、内容和教育的融合。互联网对媒体、内容(出版)和教育分别进行变革之后,开始推动三者的融合,新的机遇、新的产品、新的关系正在涌现。
      这一波付费知识产品,可能只是互联网与信息和知识的新关系的一个开始,甚至是互联网的新开端——互联网从“流量逻辑”走向“价值逻辑”。为知识付费,用互联网的术语说,就是收费成了新的筛选器,人们选择支付适当的金钱来换取价值。在互联网中,特别是在与信息和知识相关的产品和服务中,我们支付的方式有三种:金钱、时间和社交货币。明确地考虑所支付的和交换所得到的,我们的关注重心转向了价值。
      互联网也在继续重塑知识。知识是水,容器决定它的形状。互联网本身就是一个知识创造、存储与传递的容器,人类第一次真正拥有一个全球互联的知识体。正如互联网专家戴维·温伯格在《知识的边界》中所说的:“当知识变得网络化之后,房间里最聪明的那个,已经不是站在屋子前面给我们上课的那个,也不是房间里所有人的集体智慧,房间里最聪明的那个是房间本身,是容纳了其中所有的人和思想并把他们与外界相连的这个网”。互联网变成了我们的“超级大脑”。
      如果我们回头去看德鲁克对知识经济的界定,他定义的范围比我们现在说的要大,他认为所有产业都和知识相关。他在25年前写道:“在过去40年里成为经济中心的产业,一直把信息和知识的生产和销售而不是物品的生产和销售作为其业务。”“过去40年,无论什么传统产业,之所以能成长壮大,是因为它们围绕知识和信息进行了重组。”他还形象地说:“制药业的实际产品是知识,药片和凭处方供应的油膏仅仅是知识的包装物。”他所预测的趋势还在延续,各产业所售卖的产品和服务从本质上都是知识。我们预测,在未来10年,随着知识在产品和服务中的比例进一步提高,知识可能成为一种企业与消费者接触的入口。
      关于知识,互联网带来的不只是经济变化,也事关知识的创造、传播以及我们每个个体的精神生活。25年前,德鲁克说:“称我们的社会为‘知识社会’可能为时过早(而且肯定太放肆)。”现在,称我们所处的是互联网知识社会也太放肆,但我们是否可以冒险一试?
      精彩书摘
      奥托?夏莫
      《U型理论:感知正在生成的未来》
      向正在生成的未来学习。
      学习有两种不同的源头:向过去的经验学习和向正在生成的未来学习。
      有时,过去的经验对解决当下的问题不是很有帮助。
      有时,过去的经验甚至还会给提出创新性解决方案造成最大的问题和障碍。
      中国创新:互联网知识经济的起点
      互联网知识平台:知识经济与知识社会的引擎
      媒体、内容和教育:信息与知识的三种形式在融合
      知识经济与知识社会的互联网指南
      2017年,是中国互联网知识经济的元年。未来10年,可能是人们重新认识信息、知识与创意价值的10年,可能是互联网彻底变革我们认知过程的10年。互联网知识经济正在到来,互联网知识社会正在到来。
      在2016年,面向个人的各类收费知识产品和互联网平台大批涌现。知识产品大爆发的背后,是人们对知识的焦虑与渴求,是强烈的学习意愿,是整个社会在向更需要知识与创意的社会跃迁。互联网知识经济,是作为信息和知识的载体的互联网在发展到一定阶段后的自然产物,它将影响我们每个人。
      互联网知识经济的第一个苗头是,从售卖实物商品,到售卖看不见、摸不着的知识。影响人类的关键是由想象所建构的秩序,看不见的东西对人类的进步有着巨大意义。
      我们用“信息与知识”来统称要讨论的事物,采纳英国历史学家在《知识社会史》中的定义:“信息”是相对“原始的”、特殊的和实际的事物,“知识”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处理过的或系统化的事物。
      过去数十年,信息和知识虽然在互联网上流动,也是互联网创新的前沿,但互联网的重心始终是社交与电商:把人连起来,把商品卖出去。现在,互联网经济的热点正在转换,从“卖广告”到“卖货”(售卖实体商品),开始转到分享经济的“卖服务”和知识经济的“卖知识”。一开始,互联网上传递的就是看不见的信息,回归看不见的知识,可能意味着一次大进步。
      互联网知识经济是由多重因素刺激形成的:互联网技术、产品和商业模式的驱动;在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环境下成长起来的新一代对知识的态度变化;互联网带来知识的快速更新迭代——旧知识失效,新知识涌现。
      互联网知识经济将重构个人与企业的关系。过去,人们作为员工,将知识售卖给企业或组织,知识在企业或组织中凝结成产品和服务,组织是知识变成实践、实现价值的放大器。互联网知识经济将给企业的知识创造与使用带来变革,现在我们看到,互联网平台正把部分个体和企业的关系从“雇用”变成“联盟”。当然,这还只发生在知识明星等个体身上,但知识从幕后走向台前的趋势正在孕育。
      我们每个人现在也都正经受着新知识的冲击。在某些方面,机器的智能正在超过人类的智能,这使得很多问题的答案在发生变化:我们要学习什么?我们要忘掉什么?我们应如何学习?我们应如何创造知识?我们应如何应用知识?在正在到来的互联网知识经济与知识社会,我们要掌握新的知识生存技能。
      2016年,各类付费知识产品在中国互联网上兴起,它们主要是面向个人的知识产品与服务。与之前不同,过去社交产品、移动互联网产品主要是借鉴美国模式,中国仅有少数原创,但这一次,很多新创产品形态是在中国第一次以较大规模的产品出现,比如微信自媒体、分答、知乎LIVE、得到的付费订阅专栏、混沌研习社、喜马拉雅FM的付费音频等。
      互联网知识经济中出现的不只是各种付费知识产品。
      它背后,是产业结构的变化。由于互联网平台的加入,产业结构变成了“知识生产者——互联网知识平台——知识消费者”的平台型产业格局。它背后,是信息与知识的三个主要领域——媒体、内容和教育——的界限在消融。在知识这个精致的领域,互联网像“野蛮人”一样打破了所有的界限,正如它在其他领域所做的那样。
      它背后,是人们在重新认识自己与知识的关系。我们称为“知识极客”“知识匠人”的独特群体在涌现,他们正成为互联网知识社会的中坚力量。更多知识个体在寻找新的学习求知的方式、消除焦虑的方式、使用知识的方式、发挥自身创意潜能的方式。


    付费:互联网知识经济的兴起  DF

    付费:互联网知识经济的兴起  EPUB







    【下载地址隐藏】:                    点:回复可见地址
    游客,如果您要查看本帖隐藏内容请回复





    上一篇:毕竟战功谁第一 谭伯牛 著
    下一篇:从1万到100万现货原油 轻松实现赚大赔小的操盘秘籍
    回复

    举报

    0

    主题

    861

    帖子

    0

    精华

    积分
    466
    发表于 2022-1-22 22:06:15 | 显示全部楼层
    系均已被重塑。将知识作为一个产品,它需要一套产品思维和方法论。本书给出了一个跨界新兴产业的全面解读,以丰富的行业实战探索、大量的案例调研、严谨的理论研究,通过知识经济商业画布工具和前沿思考,让知识经济的参与者和用户更好地看清浪潮趋势、生态全局和精致细节,更好地理解互联网知识经济的逻辑和模式。
      关于知识,互联网带来的不只是经济变化,也事关知识的创造、传播以及我们每个个体的精神生活。25年前,德鲁克说:“称我们的社会为知识社会,可能为时过早(而且肯定太放肆)。”现在,称我们所处的是互联网知识社会也可能太放肆,但我们不应该去拥抱这个新兴的跨界产业吗?
      作者简介

    回复

    举报

    QQ|股资源,股票学习站

    GMT+8, 2022-8-11 04:07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